孤岛

就……用rm做了个同人游戏,没做完,只是个demo。

暂时没想好题目。

可能会有ooc。

目前主要内容是养成,什么都没展开。

有什么问题的话欢迎提出来。

试玩下载地址: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nIEn8U0E-xMmznTDLZQHng

密码:ysdm





师尹的行走图,rm可用

总觉得哪里不对……

无伤的行走图,rm可用

懒得画墨剑了

【傅任】摸鱼写肉

为了转换心情突发奇想写个肉吧,结果发现写肉并不比别的容易……短


请走菠菜http://www.spinates.com/post/2402


腐男子的日常

老杨的部分不知道为什么那么长……




 

多年以后,任剑南常常会记起那个晚上。

 

那天,任浩然带着儿子正装去听音乐会,办音乐会的是任剑南崇拜已久的青年女音乐家仙音小姐。本来,任浩然是对音乐一窍不通的,对儿子过分迷恋音乐也有些微词,但是这毕竟是个高雅的场合,许多商业上的盟友和对手也会出现,这就是机会。

 

任剑南是不管父亲抱着什么目的的,能见到女神一面听她弹琴已经让他激动万分了。不过 ,这并不是让任剑南铭记这个晚上的理由。

 

音乐会中场休息的时候,任剑南在接近后台休息室的走廊捡到一本书,想来是什么人忘在了这里。任剑南刚想翻开第一页看看有没有主人留下的标记,然后书就被人暴力的抽走了。

 

任剑南抬头,就看见女神仙音小姐死瞪着他,双手守着什么宝物怕被人夺走一样紧抱着那本书。

“……你看过了?”

 

“没有啊。”

 

仙音小姐放松了一点,对任剑南点点头,然后转身大步流星地走了。

 

这就是铸剑集团公子任剑南与梦中情人的第一次对话,回去后任剑南有点小开心。

 

他凭着模糊的记忆想起那本书的名字,七个字,颇有古韵,也许是什么诗词集。他上网搜了一下,没找到相关的诗词集,倒是有一本同名的小说,是本网络小说,好像出了实体书,就是那个封面。

 

任剑南抱着了解女神的心态点开了那本书。

 

然后看到了第二天凌晨,两只眼睛都是红的。

 

这本书的背景在古代,讲的是江湖恩怨朝堂争斗,中间夹杂了流浪侠客与富家公子的分分合合,将军与皇帝不得不说的故事,武林盟主和魔教教主的爱恨情仇等等,故事曲折离奇,文字沉稳凝炼,结局似乐实悲,意味隽永,引人入胜。

 

没怎么关注过网络的任剑南不知道,这本书,属于耽美小说。

 

一开始,任剑南是惊愕的,然而被文字吸引着看下去之后,新世界的大门就再也关不上了。

 

 

 

本来叫东方未明去画两个男人卿卿我我他是拒绝的。不为什么,对一个直男来说这很好理解。

 

“求求你了小师哥,我跟人打了赌的,时间一到再填不上,那我欠的债就真的还不完了。”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你自己打下的赌哭着也该自己完成。”

 

“我这不是期中考没时间嘛,谁知道早定下的会突然改时间啊,我书都来不及看了。”

 

“谁让你平日不努力,考前抱佛脚!这事我管不了,我连原作都没看过,你指望我画出个什么来?再说我也不是画手,水平有限,真帮不了你。”

 

“说得好像小师哥你平时认真看书了一样……哎哟,也不什么难事,就是张图,又不是写文搞连载,不太出格也看不出OOC来的,我给你介绍介绍,拿张官图参考参考。我这回是真的没法子了,那回前面赌得太顺利,谁知道最后会给人翻了盘啊……”

 

“所以说要见好就收,你说你一个写文画画都麻麻的去凑活什么呢……你这样不算作弊?你那群里的网友没意见?”

 

“我说过了,她们说这回放过我,允许请外援。小师哥你是同意了?”

 

“……谁同意了?我一个笔笔直的直男你让我去画BL?”

 

“我一笔笔直的直女都写过百合,这有什么问题啊!又不是让你画H,有不和谐要求的债我都自己留着了,你不用担心!”

 

“你们不是说创作要有爱么,我一没看过原作二不觉得那几个人之间有爱,画出来的东西只怕也干涩乏味的很。”

 

“圈冷,人少,饿。发粮的就是上帝。小师哥,你要真觉得没爱没法创作,那就去补补原作,我来给你安利cp,找萌点。”

 

东方未明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你要有这个时间还不如自己还债。算了算了,我琢磨琢磨。”

 

 

 

 

傅剑寒课余生活很丰富,主要包括去书店打工,去便利店打工,去饭馆打工,去洗头店打工和去修车店打工。

 

学校一周能打工的地方都被他走遍了,人赠外号“打工战士”。

 

在书店打工了一段时间,老板说要回老家结婚,关店前送了傅剑寒一些不要的书。书大部分都是武侠小说,并不是金庸古龙梁羽生,大多是披着名家皮的小虾米写的,还有一些是盗版的网络小说。

 

傅剑寒看得不亦乐乎,有免费的小说当然不看白不看。这些书水平参差不齐,不过傅剑寒也不是什么文化人,就图个乐。

 

有些人,一个故事不管他喜不喜欢,不看到结局就觉得浑身不舒服。傅剑寒也有点这个倾向。他现在手上这本书,明显是什么网络小说盗印的,印刷不怎么好,还缺字漏字。却只印了第一部,后面的没有了,老板给的书里也没有下一部。

 

傅剑寒就觉得有些郁闷。其实这本书并不是特别合他胃口,不是说写的不好,就是傅剑寒比起朝堂的事情比较喜欢快意恩仇行侠仗义,这本书虽也有江湖,但是国家朝廷的内容占了一半。

 

不过说是这么说,后面的发展还是令人在意。

 

傅剑寒就去网上搜,没找到,想来是盗版商人印的时候改了名字。于是傅剑寒百度了男主角和男二的名字,点了出来的第一个结果。

 

然后傅剑寒被吓了出来。

 

那几句描写男主怎么被男二这样那样的语句让傅剑寒以为自己找错了,于是他点进了第二个结果。这次比较正常,没有肉体描写,但是男主男二基佬之心昭然若揭。

 

两次的结果都是同一个网站的不同页面,应当是同一本书的不同章节。傅剑寒想起来,班上的女生给自己科普过BL这种东西。

 

点了回到目录,傅剑寒看了看第一章,熟悉的内容,熟悉的文字,就是没有漏印和缺字。

 

傅剑寒纠结了三分钟,还是看下去了,跳过了男主男二的床戏。

 

然而,他依旧没有等到结局,作者在最后一次更新里说期中考去了回来再更。

 

最后一次更新是在三年前。

 

傅剑寒有种被人扼住了喉咙一口气上不来的感觉。

 

不过他毕竟还是个洒脱的人,一篇文而已,还不是怎么合他意的文,还是BL,睡一觉就忘了。

 

傅剑寒刚想躺下闹钟就响了。

 

 

 

不知道哪位前辈曾经曰过:现在你流的泪就是当初选专业时脑子里进的水。

 

杨云深以为然。

 

掂了掂手上5厘米厚的教科书,杨云有些头疼,决定下楼买瓶酒静静,然后码码字摸摸鱼找找感觉。

 

夜已深,楼下小卖部倒还开着。买了酒回来的路上,杨云收到了何秋娟的短信。

 

“元旦回不回?”

 

杨云爹妈去的早,中学时寄住在老师何未峰家里,后来上了大学搬出来了,联系也没断。何秋娟就是何老师养女,杨云上中学的时候,她还是个小丫头片子。

 

“看情况,没意外的话会回去的。”

 

杨云回了短信。突然想起来几年前,好像差不多也是这么个季节,杨云还寄住在何未峰家里。有天何未峰忧心忡忡地找到杨云。

 

“杨云啊,你看娟儿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不对?”

 

“有吗?什么不对?”

 

“你看啊,她最近好像老是躲着我在干什么,我偶尔进她房间,她就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最近作业的质量也下降了。”

 

“这不是很正常?青春期叛逆了吧?”

 

“才8、9岁哪来的青春期叛逆?杨云啊,你看我和你师母都是这把年纪了,和你们年轻人有代沟,你去和娟儿沟通沟通?”

 

杨云心说你们那二十几岁的代沟是代沟,我这里八九岁的代沟就不算代沟了吗。

 

不过毕竟还是老师特地来求助,总还是要去努力解决一下的。

 

于是杨云找到了在房间里看书的小学生何秋娟。

 

“师妹啊……”

 

何秋娟警惕地看着杨云,书桌上摊着作业。

 

杨云一边想着怎么说,一边视线扫过了书桌,感到了一点不和谐。对了,何秋娟手上没握笔,身子也和桌子贴得过紧了,她坐的是底下有转轮的电脑椅,一半和人说话应该转过来,她却只转了个头,像是要遮住什么东西……

 

“呵呵,师妹啊,你在看什么东西?”

 

“我在写作业。”

 

“我说的是你腿上的。”

 

何秋娟一脸不能置信。

 

“不能给师兄我看看吗?”

 

何秋娟摇摇头,然后脸红了。

 

“师兄不说出去。”

 

磨了半天,何秋娟终于小心翼翼地抽出一本书来。杨云扫了一眼封面,心下大定,就是本言情小说而已,虽然可能有点早,不过也不是什么需要严防死守的大事。

 

“言情小说?师兄不反对你看,不过要看也应该在作业写完了以后再看不是?”

 

“不是言情小说。”何秋娟反驳,“这叫BL小说。是男的和男的谈恋爱,不是男的和女的。”

 

杨云觉得问题大了一点。

 

“……你先写作业,书先放我这里。写完了我再给你。”

 

何秋娟望着杨云拿着书离了房间。

 

杨云翻了翻,觉得这个男人跟男人谈的恋爱和男人跟女人也没什么不同,就是把她换成他了。何秋娟看了大概三分之一,杨云在开头前两页就败下阵来,被雷的七荤八素。他倒不是排斥同性恋,就是觉得作者的情节安排语言文字和人物的言行举动无不透露出一股近乎白痴堪称弱智的感觉。

 

何秋娟写完了作业来找杨云。

 

“师妹啊……师兄还是觉得你小小年纪,还是多看一点健康向上的比较好……”

 

“师兄你不能这么恐同。”

 

杨云思考了半分钟”kongtong”是哪个词以及自己怎么就恐同了。

 

“师兄不是觉得同志题材不好,只是觉得要看还是看一些文笔好的,故事精彩一点的……”

 

“你行你上啊。”

 

“……”

 

于是杨云就琢磨着自己上了。

 

 

“……就此踏上不归路啊……”

 

深夜,杨云抿了一口酒对着word文档运指如飞。